漆包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漆包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涉黑城管险成烈士到底该怪谁

发布时间:2020-07-13 14:09:51 阅读: 来源:漆包线厂家

深圳城管龚波在与烧烤摊主赵某强发生冲突时,被后者刺死。事发后,龚波一度被渲染为英雄,其所在外包公司还曾经为其申请“革命烈士”称号。日前,警方破获案件时发现,龚波竟作为犯罪团伙骨干成员赫然在列。他们披着城管协管外衣,对辖区商贩大肆敲诈勒索收取保护费。(8月7日《山东商报》)

一个涉黑人员怎么成为了执法的城管人员,说起来奇怪,其实并不奇怪,因为深圳许多城管服务都已经打包拍卖了。打2007年起,深圳市政府便以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方式在全市配备使用城市协管员。截至目前,深圳全市共有35家公司参与城管服务外包。

黑社会组织仗着人多势众,采取“围标”等方式轻而易举地竞标到城管外包业务。而他们一旦公共权力在手,狗难改吃屎的本性,他们能不“借城管之名,大肆驱赶小贩,霸占摊位,向摊贩收取‘保护费’,攫取非法利益”吗?

涉黑者险成“烈士”都怪城管“外包”?

城管服务外包,一度被认为是深圳在城市公共管理上的创新之举,这一模式却因弊端丛生屡遭质疑,先有“开山寨执法车执法”等种种乱象,如今更爆出了涉黑人员变身城管协管员的荒唐事。舆论重重压力之下,深圳一度传出了可能取消“城管外包”的消息。

无可否认,深圳城管的这些乱象和黑幕,确实是在“城管外包”之后发生的,但这并不是说,所有问题都是“外包”惹的祸。公共服务外包,作为行政改革的先进经验,本身并无任何问题,城管协管员这样的“职务”,也不是什么外包禁区。要知道,巡逻查案拘押等警务,监狱管理等,在一些国家照样外包给私人,并不一定会出现失控的现象。

深圳城管乱象的根源不在“外包”,而在“外包”之后的监管空白。公共服务外包,政府部门不能想怎么包就怎么包,应将外包行为有效置于公众监督之下;公共服务外包的同时,政府的责任不能“外包”,而应与外包公司签定明晰的契约,监管到每一环节。

在深圳的“城管外包”经验里,无论是公众监管还是行政监管,都不到位。虽然按照深圳对“城管外包”模式的设想,“公众参与”是其中重要一环,但事实上公众根本连“外包”的具体详情都不清楚,遑论监督了。

有关部门与外包公司签定合同时,非常混乱,有的是社区、街道出面,有的是区政府出面,外包公司聘用的协管员无须经过资格审查,外包公司的违规行为也缺乏强制性的惩罚措施。整个“城管外包”的运作,缺乏一套准入、退出和监督机制。

深圳在外包权责不明、监管不力的情况下,匆匆推行“城管外包”,结果遇挫。这对更多已经或准备将服务外包的政府部门是个警示:公共服务可以市场化,但公共责任绝不可市场化,在有效的监管机制未建立的情况下,公共服务外包请且慢推行。(新京报)

涉黑城管差点成“烈士”尴尬了谁

深圳城管龚波在“执法”时被小贩刺死,事后一度被渲染为英雄,所在公司还为其申请“革命烈士”,结果警方调查中却发现其竟是黑社会犯罪团伙骨干,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现象的出现,无疑让深圳相关街道与城管部门陷入巨大的尴尬当中。而此一尴尬的形成,显然与深圳近些年来推行的城管服务外包做法直接相关。

据报道,2010年,黑社会团伙头目张强与汇运丰实业有限公司合作,利用该公司物业管理资格,采取“围标”等方式竞标到粤海街道的城管外包业务,该公司20多名“马仔”得以获得粤海街道辖区的城管执法权力,并开始以城管人员身份“执法”,而被刺死的龚波即为该犯罪团伙骨干成员之一。

其实,像深圳这样推行所谓城管服务外包,原本就是一种不应当有的举措。因为城管执法权与其他执法权一样,属于国家垄断的行政权力,像深圳这样将城管执法权外包给企业,原本就属于一种违法行为。

其次,对于行使执法权力的人员,有关方面都要对其进行严格的资格审查,以确保执法权力掌握着政治上可靠并具有执法素质的人员手中。而像深圳这样将城管执法权外包给企业,由企业自行组织人员从事城管工作,显然难以充分保障城管人员具备必要的执法素质。

另外,城管部门招聘到工作人员之后,还要对其进行培训,平时也要对其进行监督教育,而像深圳这样将城管执法权外包给企业,则容易导致主管部门对相关城管人员失去控制,导致其难以受到必要的监管与教育,从而难以确保相关城管执法行为的合法性与正当性。

更为严重的是,如果因为实行城管服务外包而导致黑社会团伙染指城管工作,由于黑社会团伙原本就是为了通过违法犯罪手段获取暴利,这样一来就势必会导致黑社会团伙利用所掌握的城管权力,大肆进行收取“保护费”与敲诈勒索等犯罪行为,从而践踏法律尊严,侵犯管理对象的权益。如与深圳粤海街道签约的黑社会团伙取得城管执法权力之后,即借城管之名霸占摊位,向摊贩收取“保护费”,攫取非法利益,导致许多小摊小贩遭到盘剥。

而黑社会团伙实施野蛮管理方式,肆意敲诈小摊小贩,也很容易激化矛盾,诱发刑案的发生。如黑社会团伙骨干成员龚波,即是由于该团伙成员掀翻小贩的烧烤摊导致引发冲突,结果被当事小贩用刀刺死的。

而深圳市部分街道与城管部门所以会“发明”将城管服务外包的“创举”,说到底是出于一种“懒政”思维。对于深圳部分街道与城管部门来说,将城管服务外包给相关企业,不但可以节省人力物力,而且可以使自己避免置身于复杂的城管工作当中,而当因为城管人员野蛮执法引发冲突时,还可以以城管服务已外包为由,使自己免于受到民众与舆论的指责,为自己推脱责任寻找到借口。

正因为如此,当地相关街道与城管部门不但应当立即停止将城管服务外包的违法做法,同时还要彻底摒弃“懒政”思维,在日常城管工作当中实行严格执法与耐心细致服务相结合,如此才能尽可能消弭城管执法过程中的矛盾与冲突,最大限度地维护城管执法领域的和谐与稳定。(河北新闻网)

周口工服定制

嘉兴工作服订做

乌鲁木齐制作职业装

孝感西装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