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包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漆包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七月十五鬼惊心-【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4:58:45 阅读: 来源:漆包线厂家

“人死了会变成鬼!”这是奶奶在世时说的。几年了,我总想能再看到她,能再静静地躺在她怀里享受着她手中蒲扇送来的凉风,能再听她那永远也讲不完的鬼故事。

后来我听村里的一位老人说,只要是在七月十五这天用铁锹铲好几块草皮,天黑后坐在交叉路口,将草皮一块顶在头上,一块垫坐在屁股下,一块铺在自己的面前,就能看到死去的亲人。我想:“如果是真的,那我不就又可以见到我那可亲可敬的奶奶了吗?”

好不容易捱到了七月十五,我早早地铲好了草皮,眼睁睁地盼到天色暗了下来,就赶忙背着正在四处忙着烧纸钱的娘,急不可耐地来到村后的一个交叉路口,按老人所说的方法坐好,静等祖母的到来。

开始我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只是盼望着早点看到久别了的老祖母。可是坐了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一阵阴风吹过,四处都像在悉悉索索、若有若无地发出响声。冷冷的风灌进我的衣领里,背脊就像贴在了一块冰上,浑身上下的汗毛不知不觉地竖了起来。抬头看看对面那小山上迷迷蒙蒙竟有无数的的黑影在不停地晃动,有的在不住地朝我点头、有的在朝我弯腰、有的在频频向我招手,还有的竟像直奔我而来。吓得我头皮一阵阵发麻,自己都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我强忍住心中不断增长的恐惧,不停地安慰着自己:“别怕,别怕,老祖母就要来了!”

“哎!哎!哎!哎!这里有一个还没开鬼门关就私自跑出来的小鬼,快抓回去领赏!”一个令我毛骨悚然的怪腔怪调刚落音,我就被一只大手提到了空中,颈上也被迅速套上了一条冰冷的铁链。我拼命手舞足蹈地挣扎着大声喊:“我不是鬼,我是人,我是想见一见我死去的奶奶才到这里来的,你们不能把我带走,我娘找不到我会急疯的!”

“嘿、嘿、嘿、嘿!”那夜猫般戚戚的怪笑又一次响起,一个阴森森的声音说:“回去?回哪里去?乖乖地跟我们到阎王那里去受罚吧!你也不看看你已经落在了谁的手上!嘿、嘿、嘿、嘿!”

我真的扭头朝后一看,天哪,竟是两个我从未见过的一模一样的家伙。他俩除了腰上围着一小块遮羞的兽皮外再也没有一块布片,胸前一根根的排骨凸起,就像是摆着的干柴棒,光光的脑袋上两只眼睛已经深深地陷成两个圆圆的黑洞,正不时地往外冒着一丝丝绿焰,耳朵上吊着的两只大耳环正往下滴着鲜红鲜红的血。看得见一节一节骨头的手上握着一柄大铁叉。我的头顿时像要炸开了似的失声大叫起来:“你们不是人呀!你们是夜叉鬼!”

“嘻、嘻、嘻、嘻,看不出你小小的年纪还有点见识,不错我们就是专管巡夜、擒拿的夜叉,你已经违犯了阴间的禁令——私出鬼门关,我们要把你交给阎王发落!”

我糊涂了,我又没死怎么就不明不白地变成了鬼呢?就在这时,一个夜叉猛地拉了一下我脖子上的铁链,我猛地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地跟着两个夜叉往前走去。

越往前走,路上的人竟渐渐地多了起来,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只能看到一个个黑黑的人影。他们低着头自顾自地急匆匆往前赶,就像是急着赶去参加什么活动。夜叉又猛地拉了一下铁链恶狠狠地吼道:“看什么看,他们都是孤魂野鬼,每年只有今晚开鬼门关时才能出来四处抢一点好心人烧的纸钱。快走,别耽误我们的事,一会我们哥俩交了差说不定也能去抢点纸钱呢!”

在颈上那哗哗作响的铁链声中,两个夜叉推推搡搡地把我带进了一个大殿,殿内阴风扑面,愁云滚滚,我浑身打着寒战,上下牙齿不住地磕打着发出“磕磕”的响声,身体自然而然地缩成一团,不由自主地蹲在了地上。

“哎哟!痛死我了呀!下辈子我再也不做害人的事了呀!”一声凄惨的大叫把我吓了一跳。

侧眼望去,只见两个小鬼正用力地推着一付石磨,磨眼里塞着一个男人,下半身已经被磨成了肉泥,那鲜红的肉泥正顺着磨边往下滴淌,男人的上半身还在一点一点地往里进,不住地发出痛苦的哀嚎。

小鬼不耐烦地吼道:“叫也没有用,谁叫你活着的时侯夺人钱财、害人性命?你以为能逃脱阳世的刑法就完事了吗?嗨嗨,告诉你吧,要磨你十次呢,你就熬着吧!”小鬼说完一齐用力猛推,那男人一点一点地吸进了磨眼,我耳朵里只听到一阵骨头被碾压破碎的“咔嚓咔嚓”的响声。

“放了我吧!下辈子我再也不敢当二奶破坏别人的家庭幸福了,谁知道到了地府要受这样的苦呀!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一个女人切斯底里的、杀猪般的惨叫声传了过来。

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女人被绑在一根大树叉上,两个瘦得浑身都见不到一点肉的老鬼正将一把大锯架在她的头上拉扯着,鲜红的血顺着女人的脸流了下来,片刻工夫鲜血里又混和了白花花的脑浆,就像是被打翻了的牛奶和巧克力。女人的叫声越来越小了,不一会儿就被锯成了两半,花花绿绿的肠肚流了一地。我不由得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恶心地吐了起来。

“哪里来的小鬼?抬起头来!”随着一声大喝,我身旁不知什么时侯竟站立了两排手持木棍的恶鬼。

我抬起头一看,眼前上方的桌子后坐着一个牛头、马面、人身的厉鬼,头上帽子两边的两个圆招牌正在不停地摇晃:“说,你小小的年纪为何要做恶事自损阳寿来这里受审?”厉鬼在上面一边朝我大吼一边拿起桌上像砖头样的木块用力地朝桌子上拍去。吓得我肝胆俱裂一下子站了起来说:

“我不是鬼,我是人,我只不过是按人家说的办法坐在路口想见一见我去世多年的奶奶,没想到被他们两个稀里糊涂地抓到这里来了!”我壮着胆子指了指抓我来的两个夜叉战战兢兢地说。

听我一说,那厉鬼把头伸过桌子朝我认真地打量了起来,半天后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嗯,果真一身的阳气,快拿生死簿来我查查,拿错了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一会的工夫,一个鬼捧着一本又大又厚的帐本送到厉鬼的桌上。厉鬼不再理我低下头仔细地查看了起来。

“不好,果真是拿错了人,你是不是叫小小?”厉鬼问。

“是的。”

”你奶奶是不是五年前死的?”厉鬼又问。

“是的。”

厉鬼合上生死簿说:“本想念你一片孝心,叫你见一见你奶奶,可惜她早就转世投胎了。你可要记住从今往后不要擅闯阴间,不能把你看到的一切对别人说,你可做得到么?”

我不住地点头说:“做得到,我做得到!”

厉鬼不再看我,朝我挥了挥手,我就啥也不知道了。

等到我醒来的时侯发现自己仍然呆呆地坐在叉路口,刚才的一切就像是做了一个梦。直到远处传来娘在大声叫我:“小小,你跑到哪里去了呀?快回来,娘找你半天了!”我才如梦初醒地一骨碌爬起来拼命地往家里跑去。虽然着实挨了我娘一顿打,但我却一直不敢把到过阴间的事说给任何人听。

注:本作品为小小的天原创,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品故事网》并标明作者,如纸媒刊登,须经本人同意!联糸qq1250714998

常德中肤医院包皮包茎危害大可采用手术来治疗

合肥治疗皮肤病什么医院比较专业

廊坊男科检查哪里好

西宁看痤疮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