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包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漆包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陕西医生贩婴调查10余起案件受害者均是其熟人0

发布时间:2021-01-21 21:01:56 阅读: 来源:漆包线厂家

张淑侠在当地的熟人圈

一个重约2.8千克、身长50厘米的男婴,在褥子里熟睡。

他没有躺在母亲身边,却被医院的一名女医生揽在怀里,偷偷送出医院,一路无人阻拦。

7月16日深夜,陕西省富平县妇幼保健医院病房一楼大厅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下这一场景。

这名医生是该医院产科副主任张淑侠。监控显示,张淑侠走出住院部时,还与孩子父亲来国峰打了照面。

当时,还沉浸在“孩子有病”震惊中的来国峰,没发现可疑之处。

直到警方介入,真相揭开,来国峰才知道,孩子被张淑侠贩卖到了外地。

她是来父的小学同学。他们被所谓的“熟人”关系迷惑。

记者调查发现,在富平县警方确认的10来起报案中,婴儿涉嫌被贩卖的人家,多与张淑侠是同学、同村关系,处于交织着农村的“熟人”关系网中。

而在医院,由于张淑侠身为中层领导和业务骨干,似乎也很少能受到同事的监督。

张淑侠背后,最弱势的人群遭遇最孱弱的守护,悲剧发生。

找的都是“熟人”

在杨焕敏所在的薛镇,认识县医院的产科主任,是种“荣誉”。在亲朋好友中间,这种“荣誉”会被“充分”利用。

56岁的杨焕敏就享有这种“荣誉”。她与富平县妇产科医院产科副主任张淑侠,是初中同学兼同桌。杨焕敏的儿媳、侄女生产,其他亲戚好友的孩子生娃,都是杨向张淑侠“打招呼”。

2004年杨焕敏的儿媳王艳艳生头胎,张淑侠检查了后,就建议杨焕敏把儿媳接到“自己的地方”接生,不必去医院。杨焕敏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在她看来,她认的是老同学,不是医院。

杨焕敏的侄女也是在张淑侠家生产的。

今年5月31日,王艳艳早产。杨焕敏被张淑侠告知:双胞胎不正常,生出来是个傻瓜,最多养两三年。杨焕敏始终相信老同学,最后放弃了两个孩子,一家人连孩子都没看上一眼。

出院后的13天,杨焕敏仍然专门去县城给张淑侠捎了50斤面粉,还有一大袋馍馍,来表示感谢。

富平县婴儿被贩卖事发后,8月3日,杨焕敏说,她从警方口中得知,张淑侠告诉警方,杨焕敏家放弃孩子是因为生的女娃。

薛镇的杨秋棉与张淑侠也是同学。她们初中、高中一共同学了四年。2006年,她的儿媳因早产找到张淑侠,之后孙子也被张告知有病,被张抱走了。

杨秋棉曾一度觉得自己沾了老同学的光。后来她的两个外孙也是由张淑侠接生。

婴儿贩卖事发后,杨秋棉犹豫几天,选择了报案。

薛镇的赵进良不像杨焕敏、杨秋棉,与张淑侠的关系“那样近”。相信张淑侠,是因为自己堂姐跟张关系很好。

2011年10月29日凌晨,28岁的赵妻在富平妇幼保健院生下一个男婴。孩子出生后,张淑侠告诉他,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很难养活,劝他们放弃治疗。

赵进良因为堂姐这一层关系,大家都比较熟,便签了字。赵进良说,临产时,妻子在医院做的检查,一切正常。

本月1日,听说了张淑侠拐卖婴儿的事情,赵进良向富平警方报了案。本月5日,专案组组长告诉他,孩子被卖出去的时间不长,找回来可能性很大,让他保持手机畅通,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

记者调查发现,在富平县警方确认的10起报案中,多户人家的长辈,都与张淑侠是同学关系。还有一些与张淑侠同村。他们多数处于农村的“熟人”关系网之中。

被充分利用的信任

王艳艳现在回忆起来,才发觉张淑侠当初有很多可疑行为。但全家出于对其的信任,并没有多想。

比如,5月31日,她听到哭声,想看孩子,却遭来张淑侠一阵恶骂。“其他医院医生都会抱着孩子给妈妈看。”

再比如,张淑侠给两个孩子的嘴巴进行清理。“如果已经决定不要孩子了,又何必要清痰呢?”

还比如,张淑侠拿来五六页纸让王艳艳签字,说找不到她的丈夫。而王艳艳的丈夫在产房门口没有挪步。

出院也很仓促。王艳艳记得,第二天早上8点不到,张淑侠急冲冲进病房,让她赶快出院,说9点医院要查房,如在9点之前出院,可少交一笔钱。

临走前,其他医生建议王艳艳办出院手续。张淑侠却说,“不用管,赶紧走,车都找好了。”

孩子没了,回家后王艳艳一直躲在家里,很少露面。

她说,农村人喜欢议论,如果知道孩子“有病”,外面会传得不好听,伤及公婆面子。王艳艳的丈夫则把病历资料都烧了。

王寮镇村民党李鑫的堂姐与张淑侠的侄女是同学。在党李鑫的分娩过程中,也曾发现蹊跷之处。同样因信任没有深究。

2007年3月29日,她生产第二天早上8点,张淑侠和几个医生一起查房,检查时称孩子“好着呢”。医生出门不久,张淑侠独自返回。“还把同屋的产妇请出去。”

张淑侠说孩子有心脏病,养不活。后来,党李鑫才想到,为什么之前都说孩子好,最后才说孩子有病?

那时,她已打听不到孩子的下落。

“不敢言说”的同事?

张淑侠所在的陕西富平县妇幼保健院,担负着全县三分之二妇女儿童的医疗。去年一年,4200多个婴儿在这里降生,每晚平均“会有10-20个”。

张淑侠是这所医院的产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目前,她曾在的产科,有6人已停止工作,配合调查。这6人都是来国峰夫妇孩子被抱走当天,在科室当值的。

回顾来国峰妻子董珊珊分娩的过程,张淑侠有一些可疑行为,也许能够引起这些医护人员的注意。

据来国峰讲述,当晚,在婴儿记录上,有关“畸形种类”一项有改动痕迹。原来的这一项填写“无”,后来改成“外观有畸形”。其中,“有”字覆盖了原来的“无”字。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防范医疗活动中违规行为的医院医务科,原本要定期抽查病历。目前,张淑侠涉嫌贩婴的所有事件中,都没抽查到病历违规。

另外,根据规定,有关新生儿的病情确诊应该由儿科医生来判断,产科大夫无权下论断。另外,张淑侠还曾告诉董珊珊孩子和她患了梅毒,梅毒也不是产科大夫能直接确认的。

同时,张淑侠让刚刚分娩的产妇未经观察即送回病房,还抱着产妇的婴儿离开了医院。

种种异常,6位医护人员不管知否,并没有及时上报。

但该院负责人王力年接受央视采访时曾称,如果孩子要被带离医院,必须要有3个以上值班医生签字,显然,这些值班医生未履行职责。

而该院医生转述,被追责医务人员颇为不平:“(下属)怎能挡住领导的行为呢?”

“不曾发现”的领导?

张淑侠也有直接领导--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高文平。此前高文平接受媒体称,没有发现蛛丝马迹,要是发现了早就管她了。

直到来国峰向院方索要婴儿,高文平才知道此事。

8月3日,高文平介绍,自己和张淑侠同为副主任医师,两人分工不同。业务上以张淑侠为主,而高文平主要负责行政事务,管全盘。

高文平称,“业务上的一切活动到她那到头了,她的指示是最高指示。”

高文平也曾私下透露,与张淑侠共事,有些问题自己尽量不和她发生冲突。

对高文平来说,张淑侠不是一位好管的下属。高上任前,张淑侠曾是产科主任。因为一场医疗事故被免职,后又被提拔为产科副主任。

据富平县妇幼保健医院一位退休领导分析,张淑侠在产科“业务骨干”的地位,为她的违规操作提供了诸多空间。

离病房十几步的距离,是产科的主任办公室,张淑侠曾在这里办公。

办公室墙角上挂着一面锦旗。这是两年前,一位被张淑侠治愈的患者赠送给她的,上面写着“医德高尚、真情暖心”。

侠客外传汉化版

守护英雄传说破解版

彩票app哪个正规

相关阅读